第113章 竹笋炒肉

“有胆子就上前,打断腿你们自找的。”易柔静单手来回旋转着手里的竹棒,舞动得飒爽有力,耳边都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大,大嫂怎么这么厉害?”夏星辰目瞪口呆,低声问丁安敏。

呆若木鸡是最适合丁安敏现在表情,“我,我不知道。”

“云哥,你没说这娘们会功夫啊。”有一个人退怯了,易柔静那几下不是一般人能随意做出来的。

“哦,谁指使你们来的?”易柔静拿着竹棒毫无惧意上前,“现在说可以少吃皮肉之苦。”

李云根后退几步也折了一根竹子,目露狠色,“都自己找家伙,我们四个一起上,难道还能怕了这娘们。”

三人闻言纷纷动作,易柔静先下手为强,直接朝着李云根一棒子挥去,快准狠,直接打在他拿着竹棒的右手腕,疼得李云根龇牙咧嘴,手里的竹棒当场掉落。

“你们快上,打伤也没事。”李云根忙后退几步狠厉道,其余三个人直接围住易柔静胡乱挥舞着手里的竹棒。

仿佛能看穿他们的动作,易柔静歪头、侧身、后仰,愣是没有被打到一下,手中竹棒挥舞得飒飒生风,被竹棒打在身上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哀嚎痛呼声更是有些撕心裂肺,三个男人疼得落荒而逃,李云根在一旁被吓住了,他真没想到这么个漂亮姑娘会这么厉害,四个男的愣是打不过她一个。

眼看着跟自己一块儿来的兄弟都逃走了,李云根忙跟上。

易柔静快跑几步,一竹棒下去,直接打得李云根趴倒在地,疼得李云根蜷缩起来抱住肚子哀嚎。

“老实说吧,谁指使你来的?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在这里?时间掐得这么准。”易柔静蹲下身子直直看着李云根问道。

李云根看着易柔静的眼底又是害怕又夹杂着狠劲,闭口不言。

“他们叫你云哥?你是荷花生产大队的李云根?”易柔静直接点名了身份,让李云根一愣。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李锡佩、李锡军跟你同个大队的嘛,不过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山上,还在竹林这里?”易柔静问道。

“你,你知道?”李云根惊讶极了,脱口而出道。

“又不是第一次了。”易柔静浑不在意道,“没想到他们还舍得让人来当炮灰,被我揍。”

李云根听了这话不淡定了,李锡佩和李锡军竟然敢诓他。

“另一个问题呢?”易柔静提醒道。

“不知道,他们只是让我们在竹林边上守着,你们什么时候来,我们就什么时候出来。”李云根回道。

“嗯,知道了,你走吧。”易柔静起身放行,不过在人起身后含笑补充道,“没有下一次,这次念你不知道,初犯,可以原谅,但如果再有下一次,虽然不能把你打死,但自我保护,把人打残了,想来公安同志都能体谅的。”

李云根打了个冷战,看着易柔静的表情知道她不是开玩笑,虽然嘴角勾起,但笑容冷然,眼底冷峻,跟他见过的那些混子头头似的。

“不,不敢了。”李云根回道。

“其实你敢不敢的,我也不是很计较。”易柔静轻松说道,“我这人手上功夫可以,脑子还聪明,你以后再犯,我有的是法子对付,还不用亲自动手。”

“通咸公社的郝志坚民警同志不知道你熟不熟?”

李云根当然知道,还被找去改造过,他是常客了。

“你去打听打听,前些日子郝志坚同志亲自来我们大队,上我家门对我表示感谢,你找人也得掂量着些,什么都不知道就敢针对人,你可真是……”易柔静语焉不详,但李云根知道她是觉得自己蠢。

“走吧,今儿这事我可以放你一马。”易柔静大度道。

眼看着李云根落荒而去,丁安敏和夏星辰从竹林角落里走出来了。

“大嫂,你还会功夫?”夏星辰率先欢呼起来了。

“算不得什么,吓唬人的成分居多。”易柔静十二分的谦虚。

“骗谁呢。”丁安敏嘀咕道,露了这么一手哪里可能是吓唬人,一打四呢,而且实打实的竹子打在肉上的声音她们又不是没听到。

“不过你怎么会这一手?”丁安敏好奇道,心里也是觉得这人以前对自己真算客气了,只是嘴上怼怼,从不上手,还算不错。

“以前遇到过一个老和尚,上门讨水讨吃的,我给了人家两个馒头和一竹筒水,人家感激,就教了我几招。”易柔静信口胡诌,不过夏星辰和丁安敏一下子就相信了。

“咳咳,你们别说出去啊。”易柔静清了清嗓子叮嘱道。

“为什么?”丁安敏有些好奇。

“这么厉害的姑娘家,一般人不爱娶。”易柔静接着胡说。

“都嫁人了不是,你以前在我大哥面前那样都是装的?”丁安敏瞪眼道。

“我可没有。”易柔静矢口否认,“更何况你大哥手上功夫肯定比我厉害。”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锻炼的这么勤快,不会些功夫,易柔静都不信。

想到自家大哥曾经把李锡军揍得半死,丁安敏相信了。

“知道了,给你保密。”丁安敏大方道,“不过今儿真全靠你了。”

“可是李家人怎么知道我们今儿会来竹林。”丁安敏奇怪道,“这地儿还是兴业哥选的,可兴业哥不是那种会跟人合谋,让人这般迫害我们的人。”

“丁兴业是不会,可能架不住有人诓骗了他,单纯的真以为是灵芝的事。”易柔静说道。

“我之前的灵芝怎么找到的你们可知道?”

丁安敏和夏星辰摇了摇头。

“我跟踪了宋一洛,丁兴业之前找到的灵芝可不止一朵,之前的都给宋一洛了。”

“什么!为什么?”丁安敏意识到什么般捂嘴低呼,“兴业哥他喜欢宋一洛。”

夏星辰闻言皱起了眉头,“那宋一洛为什么要对付我们,没道理啊?”

丁安敏一听这话偷偷看了看夏星辰,之前省城的事夏星辰不知道,她说了在省城看到宋一洛、温朝宽和李家姐弟四人,还达成了什么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