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你是个外来户?

“咳咳,大家都先冷静点儿,你们几个,站到我身后去,鱼见会长,萩村同学就先交给你了。”

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李亚林也是觉得压力很大,然而就算再怎么有压力,他也必须处理眼下的状况。

先让所有女孩站到自己身后,保证她们的安全,再将怀中瑟瑟发抖的萩村铃交给鱼见,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这个吓到炸毛的天才少女,最后,他的目光才转向到位于厕所隔断的花子身上。

“那么……请问你就是花子吗?”

第一次与幽灵打照面,而且还是这样面对面的交流,李亚林总觉得非常古怪,好在这个幽灵给人的感觉并不恐怖,外表反而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总算是减轻了他不小的压力。

反正看这样子,对面那个幽灵小姑娘也没什么恶意的样子,或许能够正常交谈也说不定,不是吗?

“嗯……我是花子。”

大概是很少有这样与人交流的体验?反正这个厕所中的幽灵小姑娘是来的有些怕生,不太敢与李亚林对视,就算目光有所交集,她也是很快偏过头去,等到片刻之后,她才终于轻轻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她果然就是花子!

就在花子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际,站在李亚林身后的天草筱是欲言又止,同时她身边的畑兰子也是想要拿起相机继续拍摄,然而感受到她们小动作的李亚林,也是在这个时候转回头来,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

在这个时候,你们就别给我添乱了!

“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

无声的警告了一下身后的天草筱和畑兰子,李亚林的目光才继续转回到花子的身上,可就在他接下来的这句话说出口之际,他自己却是也感觉哭笑不得。

明明对方是幽灵,身为人的自己才应该感到害怕,可为什么这场景却反过来了?

“我没害怕……我只是有些不太适应,没想到除了响之外,还有人能看到我……”

或许是李亚林表现的的确没有什么威胁性?反正花子在迟疑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再度开了口。

然而也正是她的这句话,终于让李亚林身后的天草筱忍不住了!

“你说的响……是天海响?她果然是灵能者对吧?”

看这样子,黄段子会长认识花子口中的响,简单的推理一下即可得知,那个响,也就是名为天海响的少女,应该就是那个才刚刚入学樱才学园的转学生了。

不过眼下,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

“普通人虽然看不见幽灵,但并不是绝对的,某些特殊条件下,幽灵也可能在普通人面前现身,而且某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不仅能轻易看见幽灵,能够与幽灵沟通交流,甚至还能……碰触到幽灵,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我现在比较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樱才学园的厕所里?难道你不知道东京区域的幽灵条例吗?你……是个外来户?”

黄段子会长突然打岔,再度引来了李亚林的警告,自己跟花子的对话还没说完,你在这里插什么嘴?

你可知道,花子出现的这件事,可要比想象中来的更加严重!

“东京区域的……幽灵条例?那是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外来户?”

李亚林这话一出,对面的花子顿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事实上不仅是花子疑惑,就连李亚林身后的几个女孩也是大眼瞪小眼,完全都是一副状况外的模样。

别说花子不知道了,就连她们这些生活在东京的人,也不知道有什么幽灵条例好么!

那都是什么鬼?

“东京区域灵能局不是颁发了相关条例吗?难道就没人通知你?无论任何幽灵或者妖怪,都不允许进入城市,更不允许在普通人面前现身,一旦引起骚灵现象,被普通人知晓幽灵的存在,灵能局就会立刻派人调查,严重一点儿的话,甚至会将引发事件的幽灵当场净化。”

“你的运气还真是好,一般像你这样不知深浅一头撞进东京的幽灵,不是早早的被驱逐出城市,就是被当作怨灵净化的……”

按了按太阳穴,李亚林现在也很是头疼,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把那所谓的花子事件当真事,纯粹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然而谁承想,花子真的出现,那问题可就不是一般严重了。

就如他所言,东京作为特区的重要城市之一,可谓是戒备森严,无论任何幽灵还是妖怪,都不允许进入城市,一旦发现就会立刻驱逐或净化。

当然了,条例是这样的条例,这城市里究竟还没有幽灵或者妖怪躲在阴暗角落里,谁也不清楚,就算灵能局是特区官方组织,全部都是由灵能者和阴阳师组成,但也不可能清查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

以上消息,全部都是由常来咖啡店的某位魔女友情提供,真实性完全不容置疑,虽然李亚林从来都没跟灵能局接触过,也是第一次见到幽灵,但并不妨碍他知晓这些真相。

“啊?还有这回事?”

很显然,虽然作为传说中的鬼娃娃花子,但这个幽灵小姑娘就是纯小白一只,什么幽灵条例,什么东京灵能局,她是压根一无所知。

听李亚林这么一说,她顿时吓的慌了神,左顾右盼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亚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子慌了,李亚林身后的几个女孩也一样傻了眼,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们现在也完全分辨不出来。

东京真的有所谓灵能局存在吗?他们会驱逐城市里的幽灵和妖怪?还能净化幽灵?

最关键的是……幽灵存在,妖怪……竟然也存在?

不不不,明明李亚林也只是个普通人,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难不成……他是在骗花子?因为怕她是害人的恶灵,所以想要用这样的借口稳住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可为什么看他那认真严肃,甚至还为此头疼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