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八一中文网 > 大明:史上最强皇帝 > 第202章 试探周延儒

第202章 试探周延儒

大明:史上最强皇帝 | 作者:青衫小曲 | 更新时间:2020-11-20 17:42: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至高奇迹我家宿主超级萌星际破烂女王女神的上门贵婿太古龙象诀万古神帝大秦之莽夫我家师姐要上天豪婿男人世界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Smxixi.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站在御书房外,周延儒多少有点担心,他已经知道了昨夜温体仁连夜觐见一事,但他并不在乎,很多事情其实早一点和晚一点没有区别。

  皇帝要的是态度,而不是结果。

  之所以他会如此担心,还是因为皇帝之前要内行厂调查一事,那才是最要命的!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周延儒终于见到了王承恩,“哎呀,王大人!您可算是来了,陛下同意见我了吗?”

  “陛下?”

  王承恩点点头,似笑不笑地看着他,眼前人可是自己正在调查的对象,就不能表现得太亲近,“陛下说了,要让您进去。”

  “这就好,这就好!”

  周延儒松了口气,他是真的怕吃闭门羹。

  不过王承恩的态度,也引起了他的怀疑,这个老公儿,平日里对谁都是笑眯眯,热情非常。

  今天这是怎么了?

  故意疏远我虽然说得过去,可依照他在皇帝心中的位置,应该不会必要忌讳这些,还是说,他现在已经抓住了我的把柄,甚至皇帝要对我下手了怎么办?

  一瞬之间,周延儒好不容易平复的心绪再生波兰,将会是下意识的他从袖筒里掏出一张万两银票来,悄然塞进王承恩手中。

  “王大人,下官前些日子做了错事,惹陛下不高兴了,您是他身边近人,千万要多多帮下官美言才是。”

  周延儒就是有这个本事,送钱一定可以找到理由。

  瞧了瞧一脸虔诚的周延儒,再看看手中万两巨资,王承恩这回没有按照朱由检的吩咐,照单全收,而是将银票直接退还给了他。

  “周相,咱家喜欢钱,也缺钱,这么长时间更没少拿您的钱,唯独今天这一张,不能收。”

  “啊?”

  周延儒一下慌了神,再看王承恩却笑的满脸真诚:

  “眼下时机,您正被调查,虽然咱家管着内行厂,可是那些小子那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在主子爷面前露脸?您这张钱,面额巨大,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不正好就成了您的罪证?”

  闻听此言,周延儒恍然大悟,暗道自己疏忽,不过正因如此,他对王承恩又多了几分信任和感激。

  看来老话说得没错,钱能通神!

  王承恩对天子的忠诚无以言表,可他现在就在天子眼皮下包庇自己,这还不全是钱的功劳,有他么半分人情吗?

  周延儒松了口气,拱手称谢,王承恩摇了摇头默不作声的把他引入御书房,瞧着身前谨慎的周延儒,王承恩心中默声而笑。

  周相爷,怕是你还不知道,咱家这么做,就是为了博取你的信任,堵上你的嘴而已,莫说区区万两银钱,就是十万、百万、千万,也动摇不了咱家对陛下之忠诚!

  “臣,周延儒,参见陛下!”

  一见到朱由检,周延儒当即跪倒,和平日不同,他今天可是没敢把自己一直以来,是做最高荣耀的官职说出来。

  朱由检困得不行,满是血丝的眼睛开阖间,疲惫尽显,“周相既然来了就不要跪着了,起来吧,有什么话,坐下说。”

  “臣,谢陛下!”

  落座之后,周延儒刚想开口,这才发现朱由检憔悴如斯,不觉慨叹:“陛下,您这是怎么了?精神如此萎靡,莫非是休息不好?不能够啊,有王大人在,哪会出这种事”

  他这边嘀咕着,声音并不算小,朱由检何尝不明白,这老小子是在自己面前玩套路呢,这种不经意间的关心,不是最能打动人的吗?

  “呵呵”

  好小子,你是真的苟。

  倒吸一口气,朱由检闭着眼睛和他说话:“朕无妨,你说的对,有王大伴在,朕就不会有一天休息的不好。说吧,你周相爷到此,所为何事?”

  朱由检语气不善,这让周延儒心中更为忐忑,赶忙着道出来意,他对山西方面的分析,和温体仁如出一辙,区别只在于用词习惯而已。

  听完他的话,朱由检心中了然,别瞧看不上他们两个,但绝对不能否认这二人的才学,此事他们抱有同样观点,那么几乎就可以下定论了。

  “周相,朕有一点不是很明白,前线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微微点头,朱由检不接茬,眯着眼睛盯他。

  这样的致命题,温体仁并没有遇到,那是天子故意放他一马,眼下不同,朱大皇帝憋着找周延儒的麻烦,所以张嘴就先给他来了一个绝杀。

  果不其然,此题一出,周延儒整个人都傻了,他没想到皇帝会问的这么干脆,但事到临头,无可回避,他只能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

  “回陛下,其实这件事是这样,臣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做官多年,又得陛下恩赏,在内阁行走至今,所以门生故吏多少还是有的,这些人中就有几个现在山西做官,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朱由检哼了哼,冷笑出声,“你这四个字用的好!仅此而已,就是没有其他牵扯串联,结党营私,对吗?”

  “啊?没有!绝对没有!”

  周延儒心中骇然,皇帝开口全是虎狼之词,虽说知道自己招惹了他,可要这么下去,他再说一会,自己今天搞不好连家都回不去了。

  不能这样!

  想到这里,周延儒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攥拳又扣在一处,“陛下,前有魏忠贤案方才了结,臣更是当年亲历之人,知道您最恨结党,又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愿如此。”

  朱由检今日将爱答不理表现的淋漓尽致,很明显周延儒还有话要说,可就在当不当正不正的时候,朱由检突然一个哈欠上来,直接坐在椅子上打起鼾来。

  卧槽,这就睡着了?

  周延儒心里清楚,皇帝就是在装睡,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故意干着他,这真是叫人很难受,可自己偏偏又没有办法。

  正待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他将目光转向了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王承恩!眼前窘境,怕是只有这位大总管才能助自己度过。

  看着他那乞求的眼神,王承恩犹豫了好一会,方才施以援手,就看他捧着拂尘,悄悄从丹墀走下,来到他的身旁耳语。

  “周相,陛下昨夜一宿没睡,您也看到了,这个时候两种选择,一等二离,咱家实话实说,您现在回去,要比守在这更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琼华美兮亦绝尘灵瞳女青春医院未曾言爱已无情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您的话痨主播已到账成首富从躺着开始阴魂人退役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