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476

正在二人说话之际,菊清急匆匆的进来说道:“郡主,大小姐,殷将军来了,在外求见。”

听这话,让顾千凝大吃一惊,大约也是没想到殷城会来。

顾千凝忍不住看着菊清问道:“可是跟伯父说了?”

菊清摇头:“这样的事情,哪里能告知旁人,郡主连大小姐都没叫说,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将军了。”

“那向来伯父应当是考虑好了所以来见母亲的吧。”顾千凝说道,这心中也算是有数了。

毕竟上回她也算是同殷城说明白了杨璨的苦衷,自此以后,殷城一直也没出现,大约也是在考虑一下该如何应对这件事,今日过来,怕是也已经想清楚了吧。

只是这件事,杨璨还并不知道。

果然,通过顾千凝的话,杨璨似乎也听出了些端倪来,不由得看着顾千凝问道:“来说什么?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过了,为何还要说清楚?”

事到如今了,人都来了,顾千凝就想着让二人好好谈谈就是了,她就不在这里讨人厌了。

“总归母亲和伯父谈谈吧,我就先走了。”顾千凝这是准备脚底抹油走人了。

杨璨想叫着顾千凝,可是顾千凝走的极快,任凭杨璨怎么叫喊也不肯回头,她肯定也是没法子就只能随着她去了。

这人都到了,杨璨也不可能不见,只能让殷城进来说话了。

只是当杨璨看到殷城的时候,却着实被殷城现在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这殷城胡子拉碴的,看着也着实太狼狈了。

这才几天的光景,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呢。

看着殷城满眼都布满了血丝,杨璨看着更是心疼不已。

“你这是······”杨璨还未开口,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算了,她承认自己是真的陷进去了。

虽然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感情,可是现在杨璨还是这样毫无保留的喜欢上了殷城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是却会用最实际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总是给她最温暖的依靠。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子如此折磨自己,她的心都快碎了。

“璨儿。”殷城疾步走到杨璨面前,一把握住了杨璨的手:“璨儿,不管发生何事,我都不会在放开你了。”

杨璨这也是大病初愈,昨儿又受了刺激,今日和顾千凝说了这一会子话,这气色也不大好。

她到底也是九死一生活过来的,自然身子大不如前了。

“你······”杨璨总觉得这殷城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都知道了。”到了这个时候,也是没必要在隐瞒下去了,殷城自然是什么都说了:“那日,千凝怕我伤心难过,就把你的顾虑和你的为难都告诉我了,我就知道你为何会对我提分手了。”

这是杨璨始料未及的,杨璨一时间倒是有紧张:“这个丫头,为何要说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叫说吗?陛下再三告诫,不许我透露一个字,否则的话······”杨璨有些心焦,若不是顾千凝自己说出来了,她也未必会叫顾千凝知道,这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啊。

这担惊受怕的事情,让她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好了,何苦在牵连到旁人呢。

“璨儿。”殷城一脸柔情:“我说过,有什么事情我来担着就好,这件事你不必管了,我来处理,我会进宫去面见陛下。”殷城斩钉截铁的说道。

“绝对不可!”杨璨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并且说的斩钉截铁的:“你绝对不可以这样做,陛下最忌讳旁人知道这个秘密了,这对陛下来说,是莫大的羞辱啊,太后与人私通,还生下了私生子,虽然这祸害已经不在了,可一旦传了出去,这是要令皇家蒙羞的大事啊。”杨璨拼命的摇头。

太后临终前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一开始是想着拉着她一起死的,并且也是留了后手的,后来即便是没死成,也不会叫她这么轻易过关的。

大约太后还是想着邕晟帝能一狠心,直接把杨璨给赐死了。

可到底邕晟帝还念着一丝丝过去的情分,算是留住了杨璨的性命,可自此往后,对杨璨到底也是有心结了,怕是不会让杨璨再在眼前了。

这拆散了杨璨和殷城,是对杨璨的惩罚,远远的打发杨璨出京,总归也算是对得住南安王了。

给一块封地,让杨璨下半生衣食无忧,挺好的,儿女都留在盛京城,只要杨璨一个人远离,总体来说,邕晟帝也算是留了不少余地了。

邕晟帝之所以没有明旨,让杨璨自行解决和殷城的婚事,也算是给两家留着颜面呢。

若是在这时候,殷城不知好歹的去找邕晟帝说这件事,一定会惹得邕晟帝龙颜大怒的。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都无需多说的。

正是因为如此,杨璨才会极力反对的。

“这个你不用管,我既然敢去找陛下,自然有我的法子来解决这件事,璨儿,我说过,若是你为难的事情,尽管来告诉我,叫我来解决就是了。”殷城的声音很是温柔,和声细语的,仿佛声音大一点就会吓着杨璨一样。

杨璨很贪恋这一刻的温柔,贪恋殷城宽厚的胸膛和臂膀,觉得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仿佛什么都不怕了。

可是她不能。

“殷城,总归是我们两个有缘无分的,我不想在继续欠你的了,我已经欠了你前半生的情债,这后半生,我不想在欠你的了,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我们从此不要再有任何的瓜葛,你做你的大将军,我做的我的郡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杨璨推开了殷城,却冷然说道。

这话无疑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也是十分绝情的,可是殷城也知道,这不是杨璨的心里话。

“璨儿,上次,我问过你,你若是说的是真心话,我便应了,可是你没有在说,就证明,在你心里你推开我,抗拒我,拒绝我,伤害我,都不是出自你本心,你心里是在意我的,而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就足以让我做任何事情,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与你在一起,你值得我付出一切。”殷城这一次,却没有上一次的惊慌失措和手足无措,相反的,他好像很是淡定,也很是笃定。

大约是想过杨璨会说这样的话吧。

这话可是把杨璨给拿捏的死死的了,殷城真的说了杨璨所有想说的话了,杨璨还能如何呢?

她再也说不出来推开殷城的话了,因为她自己也做不到了。

同时杨璨也知道,她若是错过了殷城,这辈子,是不会在遇到第二个殷城了。

她有过一次糟糕的爱情,这次是老天爷的恩赐,事已至此,他应该紧紧的抓住才对。

不该在这样轻易放手了。

“也许我们会触怒陛下,后果不堪设想,你不怕连累殷家吗?”杨璨问道。

“放心吧,饶是陛下在恼怒我们,也不会牵连到殷家和孩子们身上的,大不了就是给我出些难题就是了,陛下不是那样昏庸的人,他此番之所以磋磨你,大约也是为了太后突然离世,他找不到发泄口,就把这心中不快发泄到了你身上才会如此的。”殷城解释道。

不过殷城这也是对邕晟帝好一通编排啊,若是被邕晟帝听到,鼻子估摸着都要气歪了吧。

“你也真是够大胆的,连陛下都敢排揎啊。”杨璨忍不住笑道。

见杨璨竟然笑了,殷城才感觉自己的心情才是拨开迷雾见青天了。

他从来都没有过被一个人牵动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可现今,真是在杨璨这里栽跟头了。

“对了,这府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就看着菊清这丫头欲言又止,心事重重,碰到千凝丫头,也看着千凝的脸色不大好看,我这几日没过来,到底是怎么了?”殷城虽然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但是对于杨璨的事情十分上心,自然也是观察入微了。

“你到底是观察的细致,府里的确是闹了些事情。”杨璨神色恹恹的说道。

她这病病歪歪的,性命也是刚刚保住,可怜昨夜就跟着闹腾了一大场,今日又被顾千凝给怨怼了,杨璨这心里也正是脆弱的时候,不得不说,殷城此刻也算是赶巧了,这人心里脆弱的时候,就会格外的想要依靠旁人。

“怎么了?”殷城赶紧问道。

杨璨倒是没瞒着,一五一十的都对殷城说了,也包括自己的处置,已经顾千凝对她的不满,尽数说了。

殷城听得皱眉:“你这个处理的确是有失公允了。”

“我知道我是错了,可我也并不是单纯这样想的,昨夜我也气极了,只想着先给顾紫月一个教训再说,所以才会打板子的。”

“可你也应该知道,这三十板子下去,顾紫月绝对承受不住,虽然不会危及性命,但是一定会重病一场,那你让轻舟醒来,千凝回来,都无法在教训顾紫月了,这等顾紫月伤好了,事情不就过去了吗?”殷城毫不避讳的把杨璨心里所想都给点出来了。

殷城虽然是真心实意的爱着杨璨的,但是也不会因为一些事情就偏袒杨璨,他能从一个比较客观公允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

这大约才是一个比较理智,比较适合做家长的男人吧。

女人到底有些事情会感性一些,随着自己的心意做事。

“那这件事该如何是好?”

“好了,你就别管了,你身子也不好,不能操心受累,这件事,我来处理,我现在去见见轻舟,毕竟我也是男人,能了解一些男人的想法,我去跟他谈谈。”殷城直接就把事情给揽了过来。

这说到底,有殷城这样的男人做有后盾,是很幸福啊。

这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殷城永远都是那一句,你别管了,放着我来,交给我吧。

这大约是所有人都最想要的丈夫吧。

“可是······”杨璨还是又有些犹豫。

“你是担心千凝那边?”

杨璨点头:“你也知道,这孩子早慧,心思更加细腻深沉一些,我心里如何想的,你能猜的到,她自然也猜的到,只怕这心里也是埋怨我呢。”

“我也去找她谈谈,你就别劳心劳力去想这些事情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养好你的身体,你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生天来的,若是在有个意外,叫我怎么办,放心吧,一切交给我。”殷城拍了拍杨璨的手背,笑着说道。

殷城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就是把这些事情都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处理,根本就没有半点见外的样子。

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就是一家人,毫无疑问的一家人。

“谢谢你,殷城,真的谢谢你。”杨璨由衷的说道。

殷城却皱眉:“你说这话,可是什么意思?夫妻之间,何需言谢?”殷城拧着眉头说道。

杨璨只是靠在殷城的肩头,没有在说话。

殷城说的对,夫妻之间,无需言谢。

殷城陪了杨璨一会儿,轻声道:“我先去见见轻舟,和轻舟谈谈。”

杨璨点点头:“好。”

顾轻舟原本在休息,听闻殷城到了,自然也就起来了。

殷城看着顾轻舟脸色苍白,忙上前按住了顾轻舟:“你身上有伤,就好好躺着别动弹了。”

顾轻舟也没想到殷城会来,:“父亲您怎么过来了?我这边没事的,您还是去见见母亲吧。”

“你母亲都告诉我了。”殷城叹了口气:“你别想太多,我知道,这件事是你受了委屈,可现在为今之计是要振作起来,养好身体,好好参加春闱,别的就不要想太多了。”

“父亲,我知道,我心里都清楚,可是我这次只怕是不成了,我真的忘不了顾紫月把簪子刺进我身体里那股子狠辣的劲头,就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她真的就这么恨我吗?我可是她亲哥哥啊,我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她好啊,她为何要如此待我?”顾轻舟的神色十分受伤。

这些话顾轻舟对顾千凝都没说出口,他觉得顾千凝是妹妹,不应该替他承担这些,尤其是顾紫月也是顾千凝的妹妹,他不想让顾千凝为了自己去对顾紫月做什么,也是为了保全她们姐妹之情,可以说,顾轻舟真的也很疼爱顾千凝这个妹妹,替顾千凝想到的也很多。

说起来,他也是个合格的兄长了。

顾轻舟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做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自然是要庇护家里的兄弟姐妹,他这般殚精极虑的替顾紫月打算,可是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他真的是无法接受,这有些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和他之前受到的教育真是大相庭径。

所以顾轻舟现在是有些迷惘了,找不到人生的目标了。

他过去这些年奋斗的目标很清晰,就是要成为盛京城的神话人物。

可是现在,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一心为旁人好的事情,竟然这般惹人厌恶,还差点丢了性命,幸好这顾紫月刺偏了半分,不然的话,他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

更遑论还有机会去春闱了?

“轻舟,你不能这样想,这件事,的确是顾紫月的不对,是她太偏激了,她的性子,有些想你母亲年轻的时候那般执拗,她一旦喜欢上一个男子,眼里就只有这个男人,其他的事情和人都不重要了,这是她不对,你没有错,你更加不应该用她的错来惩罚你自己。”殷城十分公正的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