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八一中文网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百零五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宫喜宴5”

第二百零五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宫喜宴5”

魔尊是我徒弟 | 作者:沈半闲 | 更新时间:2020-11-20 17:43: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Smxixi.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巫月姬没有想到吴老夫人竟然说的是比酒,一张脸愈发的难看。不过比酒的确比动起手来要好多了。虽然自己麾下竟是些傀儡,但是制作这些傀儡也耗费了她不少时间,要是真被白珞这圆毛畜生打碎了几个,自己也不划算。

  巫月姬冷冷看了吴老夫人一眼:“要怎么比?”

  吴老夫人一笑:“简单,按青帮规矩,你要能比我先喝完就算我输。”

  巫月姬从桌上端起一碗正准备喝,却又忽然顿住了,皱眉看着碗里清亮的酒。

  吴老夫人淡淡一笑:“巫月姬难道还怕我在酒里下毒?那不如你喝我面前的。我喝你那边的?”

  “不用。”巫月姬淡到端着那碗酒一饮而尽。

  吴老夫人一笑,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头一仰将碗里的酒都倒入了自己喉咙。

  偌大的玉湖宫里只能听见巫月姬与吴老夫人喝酒与放下酒碗的声音。两个人都是只管将酒往自己肚子里倒,一碗接着一碗,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

  吴老夫人与巫月姬同时端起第八碗。莫说是八碗酒,除了薛惑那种能喝一湖水的,就是八碗水也能喝得人想吐。

  吴老夫人与巫月姬身形同时晃了晃。吴老夫人将碗往地上一砸,伸手就去端第九碗。巫月姬也不甘示弱,端起第九碗酒灌进自己口中。但巫月姬第九碗酒只喝了一半,就猛地吐了出来。

  巫月姬将剩下的半碗酒扔在地上:“有毒!”

  吴老夫人此时已经将第九碗酒喝尽,“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鲜血喷在她的衣襟上,和空了的酒碗里。吴老夫人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抬了抬手里的酒碗:“你输了!”

  “阿娘!”吴三娘大惊,伸手扶住吴老夫人。“解药!解药呢!”

  吴三娘伸出手在吴老夫人怀里探着,吴老夫人一把抓住吴三娘的手:“不用找了,此毒下在九个碗里,少喝一碗都不会有事,但若是喝够了九碗,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吴老夫人看着巫月姬,露出了一丝快意:“我躲了这许久还是被你们找到。这星盘我任何人都不会给!这是圣物也是灾难。你们任何人都不会找到星盘在哪?这个秘密只能跟我老婆子一起埋进土里!”

  巫月姬面具后的眼睛透出怨毒的神色。自己竟然着了这个女人的道!还以为这个女人只知自己苟且偷生连自己女儿不要,定是根软骨头,没想到竟然骨头这么硬!敢这样对自己下毒!

  酒气与药气一齐冲击着大脑,让巫月姬喉头一阵腥甜翻涌。她身怀火灵珠,这毒没那么容易要了她的性命,但她中了毒灵力不济,面对薛惑白珞等人立时落了下乘。巫月姬一声怒呵:“广白!”。

  她身后一个带着风帽,带着银色铁面的人走了出来。当先拿出玄月圣殿的回生丸,放进巫月姬的口中。

  元苍术站在陆言歌身后,见到曾经的挚友,藏在袖中的手隐隐发起抖来。

  一颗药丸下去,巫月姬这才脸色稍霁。蓦地巫月姬似乎想起了一事,看着吴老夫人面色一变:“不对,你是魔族,怎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红隼!”

  红隼猛地向吴老夫人扑了过去。白珞手里金光一闪,虎魄尚未现行,倒是一旁的宗烨先动了起来。

  “我来。”宗烨声音极淡,瞬息间红莲残月刀就向红隼劈了下去。

  巫月姬在桌子上重重一拍:“把人给我带过来,要活的!”

  吴三娘将手中的剑一指:“谁敢!”

  青帮与玉湖宫的弟子同时将剑拔了出来。夕阳霞光之下,玉湖宫的汉白玉地板上泛起一片鳞光。

  广白身形鬼魅从巫月姬身旁一闪而过,似一道暗影朝吴老夫人袭去。可广白才走出两步,空中一双离虚鸳鸯钺朝着广白削了过来。

  元苍术一袭白衣白发,双手各持一柄利器架在胸前:“广白,我们许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广白冷道:“自秦艽去世的那天起,我与你已无话可说!”

  元苍术咬牙道:“广白你清醒一点!秦艽的三魂是我当年亲手碎去,现在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是元秦艽?若让元秦艽知道,他该如何面对自己?”

  广白冷哼一声:“是你不敢面对自己!”

  二人立时斗在一处。

  元苍术身后的玉湖宫与青帮弟子都蠢蠢欲动。吴老夫人在将青帮彻底交给吴三娘之前,也是带领青帮走船入海的女中豪杰,在青帮颇有威望。如今青帮弟子见吴老夫人重伤,哪肯善罢甘休?

  吴老夫人厉声道:“都住手!”

  青帮弟子顿时无一人敢上前,只是团团将吴三娘和吴老夫人围住,护在身后。

  吴老夫人手扶着吴三娘的剑尖,颤声说道:“三娘,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不可见血。”

  “娘!”

  吴老夫人摇摇头:“三娘,娘这辈子愧对很多人,做过很多亏心事,有许多后悔的事。但这一次阿娘不后悔。阿娘把所有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顺遂平安的一生,阿娘也想给你。但阿娘做不到了,阿娘便用自己的命来换给你。”

  吴三娘听见吴老夫人的话语顿时面色大变。吴老夫人握着吴三娘的剑,手上忽然加了劲力,握着吴三娘的剑往自己胸口扎去。

  吴三娘下意识地拔剑,却不想吴老夫人蓦地松了手。吴三娘一个踉跄,向后退了数步跌坐在地上。大红的嫁衣有些晃了吴三娘的眼,吴三娘只见面前闪过一片陌生的暗红的煞气。

  在吴三娘摔倒的一瞬间,吴老夫人另一只手带着煞气点向自己的眉心,只听吴老夫人一声清叱:“散!”

  顿时在吴老夫人身后一片煞气升腾而起,似有三魂向外散去。

  吴三娘顿时明白了过来,扔了自己的剑手脚并用地爬向吴老夫人:“阿娘!”

  吴老夫人看着吴三娘,轻轻一笑,手抚上吴三娘的脸颊:“傻孩子,娘是魔族,原本死不了的。但散了三魂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琼华美兮亦绝尘灵瞳女青春医院未曾言爱已无情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您的话痨主播已到账成首富从躺着开始阴魂人退役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