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张浩你先坐吧

张浩可是昨天就和闵月华约好了今天去她家见见她爸,而且她爸好像晚上就会走的样子,他再慢的话可能就错过了。

一从工厂离开张浩也顾不得花钱,直接叫了辆车直朝着闵月华她家赶去。

路上还跟问他几点到家的闵月华解释了一下他刚从工厂离开。

闵月华也没催他,只是十分好奇问道:“我们画的衣服真的会做出来吗?”

“当然,你设计的衣服到时候让你第一个试。”

看到这条消息张浩就不自觉一笑,下意识回道。

只是刚发出去他就觉得不对,这可是男装,怎么能让闵月华试,可没想到是闵月华居然说了一句好……

这……

好像突然变态起来了。

张浩摸了摸鼻子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他是觉得没什么,但这在别人看来肯定超级变态吧,闵月华居然不在意穿男装,这不就是那些男装大佬么?

可惜张浩对男装大佬不感兴趣,他更喜欢女装的闵月华,并没有把她培养成男装大佬的想法,不过闵月华男装的话一定会很帅,肯定能招来很多姬姥……

张浩打消了突然冒出的可怕想法,告诉闵月华昨天他都做了什么,当然是因为闵月华问他才说的。

闵月华还很好奇他都和琴琴姐干了什么,该说的张浩都说了,不该说的张浩都都没说,闵月华还很好奇ktv,她这辈子都还没去过,张浩也答应下次带她去见识见识。

在车上张浩也和林一龙聊了一会,林一龙见他一直真空出门,有点无法接受他这么骚,在逛街的时候居然还为他买了男士束胸,张浩一点也不想穿,跟林一龙解释也解释不清,也没与他产生没有要的争执。

没多久他就来到了闵月华的家,看到那庞大的城堡他还是充满了感慨,她是个低调的有钱人……

闵月华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直站在路边,换了一套新衣,今天是水手服一样的蓝色短裙,外面还披着一件没有扣上去的蓝色风帽外套。

至于袜子是黑色,大腿部分那里还有网格,张浩也不是只送她白色丝袜。

衣服好看,人也美,张浩都为她如此漂亮而感到骄傲。

“张浩。”

看到张浩从车上下来闵月华马上过来,叫了下名字,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很淡的微笑。

能在周末看到张浩她都觉得很开心。

“刚从隔壁市回来,所以慢了点,你爸还没有离开吧?”张浩付完钱就没有理会有点震惊的司机,对着闵月华问道。

“没有,他准备吃完午饭再走。”闵月华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张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摸了摸闵月华的小脑袋,她来这里这么久,这还是她爸爸第一次来见她,而且仅仅待一天就要走。

尽管闵月华看起来也没有不开心的样子,但张浩还是为她感到难受。

“张浩你午饭吃了吗?”闵月华问道。

“还没有。”

“那我们一起吃吧。”

“恩。”

张浩点了点头,明显感觉闵月华心情变好了一点,果然一个人吃饭是会寂寞的吧,闵月华上次去他家吃饭还很高兴说好久没有这么多人一起吃饭。

张浩很快就看到了闵月华的爸爸,刚看到时候张浩都愣了一下,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也很帅,按照那些女人的说法就是风韵犹存,而且一看就是有教养,有休养的男人。

年轻时候怕是不会比他丑多少,闵月华的外貌应该有一大半是源于他。

方嘉容同样也在看着张浩,感觉本人比照片还好看,但依然让他感到很不满,他居然让月华在外面等了快半小时了!

月华刚刚说张浩要过来了就去外面等着,谁知一等就是要半小时!

“伯父你好。”

张浩倒没有多么紧张,他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要是紧张也不会过来,看到方嘉容他就露出礼貌性的笑容,打了个招呼。

他心里挺不可思议的,闵月华的爸爸好像是某书记还是什么来着,居然长的跟明星一样,而且身上还有种上位者的威严气势,明显不是靠脸走到这一步。

他这也算是终于在现实中见到了一个男强人吧,明明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本事,还很有本事,所以张浩已经对方嘉容有不少了好感。

张浩就欣赏独立自主有本事的男人,尤其是在这当小白脸基本没门槛的世界。

就是对闵月华缺少关爱又让他降了一堆好感,虽然是位成功的男人,但却不是成功的父亲。

刚刚张浩想问下闵月华她爸是什么样的人,结果发现闵月华对她爸的认知竟然非常有限,只有几点,会经常送礼物,偶尔会莫名其妙发脾气……

至于方嘉容对张浩就没有什么好感,看了详细调查资料后对张浩好感还越来越少,居然还是个网红,而且在学校的名声也特别差,被人私底下成为公交车……

无风不起浪,会被人这么传定然有什么原因。

前几天还在男子防身术课上和教练起了冲突,一个男孩子家家的这像什么话!

不过方嘉容也没直接表现出来,他上下审视了一下张浩,露出礼貌的微笑,淡淡说道:“经常听月华提起你,说你一直关照她,作为父亲,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不用,作为朋友这是应该的。”

张浩摇了摇头,感觉他好像不喜欢自己,这是一种直觉,而他现在的直觉很准。

“张浩你先坐吧。”

闵月华见张浩一直站着立即拉出一个椅子,邀请张浩坐下。

这一举动让还想要说什么的方嘉容不免愣了一下。

女儿已经会主动邀请客人坐下了?

只是怎么感觉她有点讨好张浩的样子,这一幕让方嘉容感到十分不舒服,还有点醋意,月华可没对她这么热情过,她甚至都在自己女儿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尽管特别特别的淡。

但确实是笑容无异,这让她很震惊,除了小时候他还没见过女儿笑过,他还和死老太为此商量要不要带她去看医生,而现在她居然在笑,虽然有点僵硬……

果然张浩对他女儿影响很大,月华能这么正常笑起来虽然是好事,但他却有点不舒服,他昨天过来月华都没这么高兴。